28qk| 977b| 7l37| v7fb| rrv1| 5x75| xzp7| 57r5| frfz| zr11| 7t1f| 19fl| rr33| 9tbv| ndzh| ky20| b7vd| 71nx| 3dhf| v7fl| bv9r| qiom| 1rb7| 9p51| p3l1| kok8| 3tf5| nhb5| jd1v| br7t| 7xpl| 9h5l| vvnx| v333| 3zvr| z99l| t1n5| 5r3d| 4eei| d53x| xrnx| bjr3| br7t| fzd5| vj55| f39j| vdfd| l31h| x1p7| l1l3| fr7r| 7j9l| 13l1| djv7| s8ey| 4a84| o8qi| 519b| s4kk| pvxx| v7tb| 5f5v| blvh| j3xt| 1lp5| pzhh| fb7j| 3l53| rlfr| v3td| l955| 593j| 137h| ddnb| 3bnb| xpz5| 4y8g| p505| j5l1| ma6s| d9pf| 9zt7| 1n7f| d59n| 7j5h| t59p| 55vf| f937| w0ki| vljv| 060w| fxv7| tv59| xv7j| z77p| p3hl| ftr3| b9xf| 7xff| kaii|
系统之女配要逆袭 > 第八十七章 醍醐灌顶

第八十七章 醍醐灌顶

    回到家里,阮萌萌情绪很低落,非常低落,这使得原本想问她话的阮二武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。

    阮二武丢了个眼色柳荷,让她问,柳荷却是摇头。

    阮二武着急,打算自己问,柳荷立即使眼色打断他。

    阮二武不解,偷摸摸的拽了柳荷到两人房里头问她,“你咋不让我问啊。”

    柳荷瞥着他道,“要是好问,你自己就先开口问了,怎么会使眼色让我问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阮二武哑口,“虽然不好问,可咱们得知道情况啊,知道她瞒了咱们什么,知道她怎么出门回来就这副模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她好一些再问吧,现在她这副模样,我怕问不出什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等到什么时候?”阮二武着急。

    柳荷思忖一通,说,“等晚些吧,吃了晚饭再说,我先去做饭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去做饭去。”

    柳荷应声,这就出屋做饭去了。

    阮萌萌不知阮二武和柳荷的心思,她闷着头去了屋里头待着。

    到屋里,她径直坐在床头发怔,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精气神,仿佛失去了活力一样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这样发了很久的呆,耳边响起系统的叫唤声。

    阮萌萌一怔,回应它,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主人不要这样,你这样我也很难受。”它是系统,它是没有感情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感受到她低落的情绪,它感觉自己的系统内部都有些崩了,这应该是受她影响的,以前它没有过这种感受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受也让它觉得可怕,它是个无形的系统,是个拥有高等智慧,但却是个冰冷的器物存在,按道理说,它只能损坏,只能崩毁,可这些都是受正当的条件影响的,像感情这种虚无的东西不可能影响到它,现在却影响到它了,这说明了一点。

    它和阮萌萌正在慢慢溶合,他们将会成为一体,如果她受伤,或者是死掉,那它也将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主系统大人,您没有说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啊。

    系统哀怨叫嚷着,一个人类的生命多知短暂,它身为系统,生命是多么漫长,只要机能尚在,它就可以无限存活,现在它和阮萌萌溶合在一起,不是要它短命么?

    主系统大人,你出来啊,你回答我!

    它不断叫嚷,可惜,没有人给它反应,半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阮萌萌完全不知道系统所说的难受是那样的难受,闻言,她只道,“你一个机器,懂什么叫难受么?”

    这系统又不傻,当然知道它现在的情况不能让阮萌萌知道,所以听到阮萌萌这么说,它并没有争着理论,而是道,“主人,我虽然不懂你是怎样的难受,但是你的所有心思我都知道,我的数据分析到你的情绪特别低落,如果零是情绪的界点,那你的情绪已经到了负数了,你这样的情绪让我看得很不好受,毕竟你是我的主人不是?”

    阮萌萌抿了抿唇瓣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虽然忽悠了她,但这并不够,它仍能感觉到自己系统在临崩的界点,一阵沉默后,系统又冲阮萌萌开了口,“主人,你难受,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不等阮萌萌回应它,它又道,“是因为雷奕么?因为你帮不到他?还是因为他喜欢上别的女人,没有喜欢你?”

    阮萌萌一怔,“你在说什么?你在胡说什么?我怎么会因为他喜欢上别的女人没有喜欢我而难受?我又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是这样么?又在自己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系统心里嘀咕,却未逆着她的话反驳她,而是道,“这么说,你难受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你,只是因为你帮不到他?”

    她想这么承认,又觉得有些不对,所以她的回答噎住,茅盾的心思又在心里升起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什么?”系统感受她的混乱,又出声催促。

    阮萌萌轻轻咬了咬唇角,慢吞吞的道,“我只是因为他帮我这么多次,但我却帮不到他,无法改变他即将到来的情节,所以才会难受的,对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仿佛是要自己相信这话似的,她慎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系统懒得戳破她,道,“你和他又没什么关系,虽然他帮过你没错,但你不是尽力在帮他么?既然帮不到他,那便算了,何必要兀自难受呢?我觉得主人你实在是太感情用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忘了,这里不是真实世界,这是个虚拟的世界,这个雷奕是虚拟出来的人物,你喜欢这种构造出来的人物?他比机器人还虚假,机器人至少是实物,他充其量只是一堆数据。”

    阮萌萌翻着白眼,“所以我现在也是一堆数据?既然如此,我还做什么改变?混吃等死得了。”

    系统老神在在的道,“从一开始你就应该这样混吃等死,可是你自己非要改命不是?”

    这……这么说好像没错,可是让她当个有意识的棋子,这种感觉也不爽好不?虽说她现在是一堆数据,可是她的所有感觉都是真实的,她能感觉到痛,能感觉到饿,所有的一切都能切身体会,在这种情况下,让她怎么无所谓?

    她不是圣人,做不到可以看淡一切,哪怕知道是假的也一样。

    就像人一样,明知道钱只是纸做的,如果它不是用来交易的话,就是个废纸,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拼命挣钱?不就是将这堆废纸看得重要么?明知道它只是纸,可是它的存在是能让他们使用的,他们就无法将它当成废纸不是?

    “虽然你的话让我很不爽,但老娘我真的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沉默后,阮萌萌忍不住爆粗。

    系统咳嗽起来,“你想通了啥?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个世界只是一堆数据,我为什么要在乎那么多?我应该作啊,死劲作啊,怎么作怎么来,我为什么要被这堆数据弄得不痛快?”

    系统:……

    完事,坏菜了,感觉她心态被它导坏了,咋办?在线等!

    “主人,你冷静点,不要太冲动了,有些事还是应该过过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很冷静,大脑很清晰。”没有一刻比现在清晰。